观奕

面具是吃的。。。。花萝的真人同人甚萌!

六月蒿:

20爆字数小番外


【一、鸩安】


 


Adventure(冒险)


鸩安蹲在圣兽后面注视纳罗和一个高大的中原人。


 


Angst(焦虑)


呱太竟然一个怪也没引来。


 


Crackfic(片段)


“要是能一直吃到你做的饭就好了。”


“给你做。”


 


Crime(犯罪/背德)


鸩安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蛇怪蛋。(喂!!


 


Crossover(混合同人)


“喂外邦人,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外号是蜘蛛的中国人?”


 


Death(死亡)


“女娲荫泽,佑我教享。弟子鸩安,魂将去兮,唯灵不亡。”               


 


Fantasy(幻想)


鸩安回到教里,老教主小教主方乾东方宇轩在玩捉迷藏。


 


Fetish(恋物癖)


鸩安深情的凝视着自己的仙鼎,然后从里面捞出一个人头骨。


 


First Time(第一次)


鸩安染着紫色豆蔻的手指狠狠的陷进了对方的皮肤。


 


Fluff(轻松)


鸩安坐在呱太上吹笛子耍蛇,挣得明显比旁边丐帮多。


 


Future Fic(未来)


鸩安把自己的白发和搅基蛇系在了一起。


 


Horror(惊栗)


鸩安看见教主在吃孙飞亮。


 


Humor(幽默)


教主问他:“来一块吗?“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呱太]轻柔的舔了舔[鸩安]的脸颊。


 


Kinky(变态/怪癖)


“听说鸩安师兄最近在研究把蝎蝎和蜈蚣蚣杂交。”


 


Parody(仿效)


 


 


Poetry(诗歌/韵文)


 


 


Romance(浪漫)


鸩安拿着烟火的引线,眼神温柔。


 


Sci-Fi(科幻)


“教主!新一代智能机器人研发完毕了,我们快给德夯更新系统吧!”


 


Smut(情/色)


“嘘,良宵苦短。”


 


Spiritual(心灵)


鸩安偶尔会回忆年少的无忧无虑。


 


Suspense(悬念)


鸩安看着自己的手骨。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搅基蛇上!咬死那个叫扎荦山的混小子!”(注,这是安禄山原名)


 


Tragedy(悲剧)


他视线里最后的风景,不是五仙教灿烂的天空。


 


Western(西部风格)


鸩安吹着口哨一夹马腹,枪声连天。


 


Mary Sue【玛丽苏】


“最近教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女子,刚对着德夯表白完就被掐死了。”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小安子,最近你遍布十大教五大湖的情缘全追进教里来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听说鸩安因为顶撞教主被杀了……”


“真有胆,说教主会老得快。”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老子就爱这种细皮嫩肉的,杀了吃。”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他抬起眼眸,微微勾起了唇角。


 


PWP(Porn without Plot)


“呱太!一起睡!”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听说你最近在写小说!求狂帅酷霸拽!”


“……没有!”


 


 


 


 


 


 


 


 


 


 


 


 


 


 


 


 


 


 


 


 


 


 


 


 


 


 


 


 


【二、漠虎珀】


 


Adventure(冒险)


漠虎珀站在三生树下,深吸一口气放了个极乐引,旁边花商陆准备好了大风车。


 


Angst(焦虑)


“我弟弟还是不肯吃东西吗?”


 


Crackfic(片段)


漠虎珀站在同门身旁,幽幽的一同吹奏起了横笛。


 


Crime(犯罪/背德)


“今天你没有饭吃,焦糖我们去吃小鱼干。”


 


Crossover(混合同人)


漠虎珀的脸隐藏在兜帽下,张开双臂从塔楼跳下去落在了下面的草堆里。


 


Death(死亡)


焦糖凑过去,第一次舔了舔主人,那个人却没有伸出双手,找出小鱼干给它。


 


Fantasy(幻想)


漠虎珀睁眼,焦糖乖乖的上前蹭他讨好他,弟弟在外面做饭,闻起来很香。


 


Fetish(恋物癖)


漠虎珀深情凝视自己的极道魔尊战阶金属牌。


 


First Time(第一次)


汗水顺着下颌滴落,溅在身下的人的胸膛之上。


 


Fluff(轻松)


火光耀耀,美酒极畅,烤肉金黄,欢歌通宵。


 


Future Fic(未来)


漠虎珀坐在自己师父的墓碑前,摩挲着指尖白沙,看着自己的白发,相互融合再分不清。


 


Horror(惊栗)


陆危楼丁君卡卢比柳浮云叶炜手拉着手围着火堆跳舞。


 


Humor(幽默)


叶琦菲拿着琉璃珠笑眯眯:“你也去跳不?”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漠虎珀捂着被猫咬了的手指离开圣女旁边蹲远了,有一只拱了拱他。


 


Kinky(变态/怪癖)


漠虎珀叼着鱼干干货,看着焦糖就是笑着不说话。


 


Parody(仿效)


 


 


Romance(浪漫)


“师父,这是我媳妇。”漠虎珀对着师父笑笑,将十指相扣的手拿到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Sci-Fi(科幻)


“师兄!我刺客信条还是没办法通关!”


 


Smut(情/色)


流连其上的薄唇,颜色淡而棱角凌厉,此刻却染上了温暖鲜艳的红色。


 


Spiritual(心灵)


漠虎珀念着家喵,念着教里,念着情缘,念着家。


 


Suspense(悬念)


漠虎珀站在悬崖边,双目空洞,犹自冷笑。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高大的漠虎珀面无表情的把不停挣扎的小花商陆送去了医馆。


 


Tragedy(悲剧)


他呼喝的尖啸,却掩盖不了流沙刷刷流去的声响。那就像时间流过的声音,拉过来铺天盖地的绝望。


 


Western(西部风格)


漠虎珀一手成哨,马鞭呼啸,厉厉撕空,万马奔腾。


 


Mary Sue【玛丽苏】


“最近教里有个奇怪的人竟然想和圣女大人抢名号——”


“找死,杀了。”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听说你已经情缘多到不方便透露姓名……”


“胡扯!!爷就一个媳妇!”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漠虎珀看着那个骑着独轮车的唐门,忍不住笑了一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漠虎珀把双刀的刀柄连接在一起,哈哈哈哈:“这才是大风车!”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碧绿的双眼在阴影下,掩盖不了眼角的薄红。


 


PWP(Porn without Plot)


“说你爱我。”


“我一直那么爱你。”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我今天去撸人头,煎饼果子不要钱。”


“……饿了……”


 


 


 


 


吴家的蠢萌喵的20爆字数小番外


【漠虎珀】


 


Adventure(冒险)


漠虎珀扯掉了陆烟儿的面纱。


 


Angst(焦虑)


下面还有一层,槽。


 


Crackfic(片段)


“小喵咪你看好了!”


你失败了,再来一次吧。


 


Crime(犯罪/背德)


隐元秘鉴告诉漠虎珀,你杀人了。


 


Crossover(混合同人)


漠虎珀发现圣猫和一只会说人话的胖猫蹲在一起。


 


Death(死亡)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熊熊圣火,焚我残躯。


 


Fantasy(幻想)


直到华山雪化尽,青岩花凋零,七秀水枯竭,大漠风止息。


 


Fetish(恋物癖)


漠虎珀小心翼翼地托起那片银白的面具。


 


First Time(第一次)


“别怕,”他摘下他的面具,“我会很温柔的。”


 


Fluff(轻松)


圣猫柔软的绒毛蹭了蹭他的下巴。


 


Future Fic(未来)


不提英雄迫迟暮,只见与君共白头。


 


Horror(惊栗)


教主千里急召。


 


Humor(幽默)


“你安然回来便好。”陆危楼说。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你逗我吗。”


“怕你太累。”


 


Kinky(变态/怪癖)


漠虎珀特别喜欢照镜子全明教都知道。


 


Parody(仿效)


我终于也拿到一支虫笛,可惜吹不出你喜欢的曲调。


 


Poetry(诗歌/韵文)


追命不胜离恨苦,明尊难遣是相思。


 


Romance(浪漫)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不,仗刀相随。


 


Sci-Fi(科幻)


“暗尘弥散,是一种改变光的反射轨迹的技巧……”


 


Smut(情欲)


他觉得下次一定要说点什么,不然实在抵御不了对方的喘息。


 


Spiritual(心灵)


我的心是最美的地方,自从那里住进了你。


 


Suspense(悬念)


漠虎珀隐身了。


然后。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漠虎珀一把抢过花蝴蝶的酒壶摔到了地上。


 


Tragedy(悲剧)


他想过去抱抱他,但比身上的伤更痛的是迎面的一箭逐星。


 


Western(西部风格)


左轮枪在指间转了三百六十度。


 


Mary Sue【玛丽苏】


“我是比圣女更高贵的存在,是明尊旨意的……”


“挠她!”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他漫不经心地把又一封告白信撕碎了弃进风沙之中。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就算你剜掉我的眼睛,”少年的声音颤抖又坚决,“我身上流的血,依旧是那样。”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师父父求抱抱举高高~~”


庄正一脚把漠虎珀踹进了圣火里。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胸膛相抵,那温度从心头一路烧遍了全身。


 


PWP(Porn without Plot)


他没费什么劲就扯开了破军的领口。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剑三又特么维护了。


 


 


 


 


 


 


 


 


 


 


 


 


 


【三、风陵寒】


 


Adventure(冒险)


风陵寒和唐无乐打了起来。


 


Angst(焦虑)


唐无昀失去了消息。


 


Crackfic(片段)


他站在利刃一般的山巅,低头拨弄了一下千机匣的弹簧。


 


Crime(犯罪/背德)


“风陵寒,其实你和无昀是同父异母的亲……”


 


Crossover(混合同人)


“唐三前来一会长老亲传弟子。”


 


Death(死亡)


不要放开我的手……


我没放。


你可以松开了。


 


Fantasy(幻想)


风陵寒开着最新的飞鸢再也不用担心摔断腿。


 


Fetish(恋物癖)


“抱歉小昀,我今天还是要加班。”


 


First Time(第一次)


风陵寒仰起头,茫然无措的看着面具上倒映的自己。


 


Fluff(轻松)


风陵寒抱着熊猫枕着熊猫被熊猫围着进入了梦乡。


 


Future Fic(未来)


唐门外堡弟子风陵寒,贡献卓越,为族捐躯,死而无憾,写入族谱,以铭其志,以嘉其功。


 


Horror(惊栗)


唐无昀娇滴滴的在床上摆出了一个欢迎来搞的姿势。


 


Humor(幽默)


“其实我的面具是面饼做的,看,蹲点的时候可以撕一片吃。”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熊猫低头舔了舔风陵寒伤痕累累的手指。然后咬住了。


 


Kinky(变态/怪癖)


“你觉得熊猫皮大衣会不会很暖和?”


 


Parody(仿效)


风陵寒看着叶凡来抢亲,莫名很想也来一次……不不,不是抢亲。


 


Poetry(诗歌/韵文)


千机千机千机变,biubiubiubiubiubiubiu。


 


Romance(浪漫)


风陵寒看看自己的破军套,这回小昀不能说硌了吧。


 


Sci-Fi(科幻)


“只要有了Ⅶ型飞鸢控制仪配上我研发的面具光脑——”


 


Smut(情/色)


双手纠缠,指茧摩擦,无需言语,心神倾互。


 


Spiritual(心灵)


爱吃辣,爱熊猫,唉情缘。


 


Suspense(悬念)


风陵寒一脸凝重:“这次的飞鸢参数……”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如果明天有人来告白,”顿了顿:“别搭理那个面瘫脸!”


 


Tragedy(悲剧)


“胡扯——!!”风陵寒的语气写满了疯狂和绝望:“什么叫死无全尸!”


 


Western(西部风格)


风陵寒捏着帽檐嘿嘿一笑,拿起大炮朝天开枪。


 


Mary Sue【玛丽苏】


“无影无乐无言无寻都是我的!”


“马上你就有追命了。”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听说无影无乐无言无寻全给你写了情书!”


“……假的。”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你愿入我唐家堡吗?”


“……不愿意。”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风陵寒手舞足蹈的拉着唐无乐:“我最喜欢你这样的高富帅了~”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谁他妈设计的定国,一点也不好扒。


 


PWP(Porn without Plot)


“无昀……”


“嗯。”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为什么我是在灰尘里打滚的技术宅……”


“是高冷炮!”


 


 


 


 


 


 


 


 


 


 


 


 


 


 


 


 


 


 


 


 


 


 


 


 


 


 


 


【四、闵终】


 


Adventure(冒险)


闵终弄断了唐傲天的椅子腿。


 


Angst(焦虑)


唐傲天现在也没摔倒。


 


Crackfic(片段)


他跪在祠堂前,眼神像膝下的青石板,平静而坚定。


 


Crime(犯罪/背德)


“我这一生,最爱的是……”


“木桩?”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是游戏的隐藏职业吗?你会功夫?”顾飞诧异。


 


Death(死亡)


闵终拼了命的想伸出手去,眼前却在渐渐模糊不清叠影重重。他已经感不到自己的双手在哪里,灰暗的天空,鲜艳的归路。


 


Fantasy(幻想)


你父母双全家庭和睦朋友活得好师父过得棒。


 


Fetish(恋物癖)


“……是千机匣。”


 


First Time(第一次)


他侧过头,在对方雪白的颈项上留下一排排细密的齿痕。


 


Fluff(轻松)


闵终坐在木桩旁边抱着熊猫吃竹筒饭。


 


Future Fic(未来)


闵终看着和自己面具融为一体的白发,扯动了一下嘴角。


 


Horror(惊栗)


鸩安甜甜的笑着对他说:“我根本没生过你的气~”


 


Humor(幽默)


“自从你穿了五毒定国套以后。”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闵终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直到绷带温柔的缠紧腰侧。


 


Kinky(变态/怪癖)


“爱护妹妹算怪癖吗?”


唐家堡丧心病狂的妹控们:“怎么可能。”


 


Parody(仿效)


闵终吹起了对方唯一教过他的一首曲子。


 


Poetry(诗歌/韵文)


 


 


Romance(浪漫)


他收刀入鞘,将刚刻好的木偶交到对方手上。


 


Sci-Fi(科幻)


千机匣忽然咔哒一声,变幻成了一台机甲。


 


Smut(情/色)


温柔的舔舐着白皙的颈项,直到它染上层层褪不下的嫣红。


 


Spiritual(心灵)


只要你回头,就可以看见我站在身后,天下同闯,有何可忧。


 


Suspense(悬念)


闵终颤抖着把千机匣对准了鸩安。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不要失忆啊混蛋!!”闵终摇晃着小闵终的肩膀。


 


Tragedy(悲剧)


天地昏暗成乌黑的混沌,仅存的光辉照耀在一只鲜血淋漓的手上,它的手指神经性的抽搐了一下,终究没有再向前一寸。


 


Western(西部风格)


闵终翻身上马,奔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抽枪上膛留下尸体离开。


 


Mary Sue【玛丽苏】


“我是下一任堡主夫人,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可是我好爱你……”


“我不喜欢你啊喂。”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今天有个叫终终后援团的玩意要求见你……”


“我先走了!!”


 


OFC(Original Female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闵终一发追命干掉了那个狼牙女军官。


 


OMC(Original Male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闵终又一发追命干掉了那个狼牙军官。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我是唐门唐无终。


明教弟子漠虎珀,幸会。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闵终挥舞着千机匣笑得开花:“啷个锄子咋子好使!”


漠虎珀拖着弯刀拼成的曲辕犁嗖嗖贪魔体。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急促的喘息描绘着彼此的身体,点燃起无尽的烈焰滔天。


 


PWP(Porn without Plot)(无剧情,狭义上床)


你是我的。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能不虐我了吗QAQ!”


“可是这样多萌啊(¯﹃¯)……”


 


 


 


 


 


 


 


 


 


 


 


 


 


 


 


 


 


 


 


 


【五、毕喧】


 


Adventure(冒险)


毕喧看着手里的羊肉串。


 


Angst(焦虑)


奇怪了,师弟去哪了?


 


Crackfic(片段)


毕喧远眺着重重山峦,伸手将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


 


Crime(犯罪/背德)


“这是何物?”毕喧奇怪的看着手上的《房中术要略》。


“修炼功法。”师兄一脸的淡定。


 


Crossover(混合同人)


毕喧紧盯着不远处的莫兰,单手咔哒上了手枪保险。


 


Death(死亡)


毕喧的嘴唇轻轻合上,漆黑的眼瞳渐渐失去了光彩。纯白的衣衫上溅落的血液,再也不会有人温柔的拭去。


 


Fantasy(幻想)


毕喧甜甜的一笑,柔声道:“我会站在你身后默默的插气场哟~相信远程~”


 


Fetish(恋物癖)


“毕喧放开过手里的剑吗?”


“没见过。”


 


First Time(第一次)


毕喧在切磋中战胜了李忘生。


 


Fluff(轻松)


“又有万花上山来给我们补肾了(¯﹃¯)……”


“喂喂!”


 


Future Fic(未来)


周冷羽小心的抽出压在灯台下的信封,绝笔二字触目惊心。


 


Horror(惊栗)


毕喧推开窗户,发现王遗风和谢渊带着莫雨和穆玄英在玩过家家。


 


Humor(幽默)


“……用我帮你们画跳房子用的格子吗?”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毕喧的手顺着着三尺青锋向下划去,看着自己的鲜血留下长长的痕迹。


 


Kinky(变态/怪癖)


毕喧特别喜欢在太极广场上调教新入门的师弟师妹。


 


Parody(仿效)


“其实,我也有一个叛逃出山门的师兄……”


 


Poetry(诗歌/韵文)


 


 


Romance(浪漫)


蓝色的剑气洒下的轮廓不甚熟悉的将对方包裹起来,却能镇住山河。


 


Sci-Fi(科幻)


毕喧看着敌人,左眼浮现出人数阵营内功门派等数据(。)。


 


Smut(情/色)


毕喧低吟一声,皱紧了眉头,咬住了下唇。


 


Spiritual(心灵)


寻仇,报之,找朋友。


 


Suspense(悬念)


她提着长剑,双手没有丝毫的颤抖,因为她是如此的坚定不移。可是在对敌最凝重的时刻,她无法控制的回溯到了过去。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珍惜这段日子。”毕喧拍拍小毕喧的头。


 


Tragedy(悲剧)


毕喧不小心把皂角粉和止血散的瓶子搞混了……


 


Western(西部风格)


毕喧左手压低了帽檐,右手的左轮干脆利落的崩了对方。


 


Mary Sue【玛丽苏】


“一大波豌豆……不是,万花找上来了……”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大师兄的翘臀实在秀色可餐。”(……)


 


OFC(Original Female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那个鱼钩,你站一号点。”


 


OMC(Original Male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那个扇子,你站二号点。”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你要报仇?”


“……不,我放下了。”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毕喧把腿往桌子上一搁,懒洋洋的大笑了几声:“嘛事?”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朦胧的烛影摇摇晃晃,淡色的嘴唇张张合合。


 


PWP(Porn without Plot)


毕喧闭上了双眼,微微抬起了下颌。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


“……不,不好吗……”


“…………没……”


 


 


 


 


 


 


 


 


 


 


 


 


 


 


 


 


 


 


 


 


 


【六、花莳萝】


 


Adventure(冒险)


花莳萝开始了“越过摘星楼”的成就。


 


Angst(焦虑)


她刚刚明明跳过去了!成就呢?糟糕气力值!


 


Crackfic(片段)


花莳萝从熟悉的晨光中醒来,莺语轻啼,又是一天好时光呀。


 


Crime(犯罪/背德)


她看着康雪烛走后留下的所有雕塑,遍体生寒。


 


Crossover(混合同人)


花莳萝吹起了雪凤冰王笛,对面的女王大人把小雪花变成了三尺厚的雪还建起了别墅(。)。


 


Death(死亡)


她站在原地,看着远处那一抹白影坠下悬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痛哭失声。


 


Fantasy(幻想)


花莳萝露出了独数变态的那种笑容:“啊,我是如此邪恶!我是如此鬼畜!”


 


Fetish(恋物癖)


“小橙武小橙武小橙武发光发光发光光——”


 


First Time(第一次)


花莳萝放下终于抄好的琴典,抱住奖励的琴感动得无以复加。


 


Fluff(轻松)


花莳萝再次用毛笔敲打师弟的头:“快雪时晴又背错了!”


 


Future Fic(未来)


花莳萝坐在台阶上,看着谷主宣布万花谷从此闭谷,世间尘缘,再不相见。


 


Horror(惊栗)


花莳萝半夜忽然惊醒,迷迷糊糊的看了看镜子。……!!!


 


Humor(幽默)


“师弟!我觉得最近流行的那个杀马特发型好适合万花!!”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花莳萝放下一个握针,然后甩出了快雪时晴。


 


Kinky(变态/怪癖)


花莳萝开心地偷偷背上了菜板和菜刀的挂件。


 


Parody(仿效)


花莳萝满意的看着洛一白衣服上的紫色挽带。


 


Poetry(诗歌/韵文)


山有花兮花有直,心悦假发君不知。


 


Romance(浪漫)


“这笛子很配花哥哟。”花莳萝微笑着把一支雪白的笛子递了过去。


 


Sci-Fi(科幻)


“僧一行大人不好了!新生产的智能光脑和机甲被司徒一一黑走了!”


 


Smut(情/色)


花莳萝抿住双唇,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Spiritual(心灵)


家,谷,天下。


 


Suspense(悬念)


花莳萝不忍的看着翻滚痛呼的人,却还是缓缓的拿起了针。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此时的枫华谷红叶不好看,如果能永远这么不好看就好了。”


 


Tragedy(悲剧)


——从心底泛上来的寒意抽空了所有的力气,闷住的胸口让人止不住叹息。


 


Western(西部风格)


花莳萝斜戴着草帽,笑着吹了一声口哨。


 


Mary Sue【玛丽苏】


“啊,小姐,请接收下我的爱意——”


“对不起啊,可是你的假发掉了。”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我觉得我坠入了爱河。”


“你的爱河就是一群游泳的破军花吧。”


 


OFC(Original Female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花莳萝缝起了一个重伤的军娘。


 


OMC(Original Male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花莳萝缝起了一个重伤的军爷。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花莳萝没有进入万花谷,她看着高不可攀的秦岭,望而生畏。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嘤嘤嘤!你们竟然让伦家去辣么危险的地方,你们这是要伦家死啊!”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花莳萝微微张开嘴,又轻轻咬住了下唇。


 


PWP(Porn without Plot)


红烛轻响,罗帐低垂。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娘亲叽叽叽!”


“女儿叽叽叽!”


 


 


 


 


 


 


 


 


 


 


 


 


 


 


 


 


 


 


 


 


 


 


 


 


 


 


【七、末无媚】


Adventure(冒险)


末无媚决定去完成屠狼勇士这一成就。


 


Angst(焦虑)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数错的!


 


Crackfic(片段)


末无媚踩着李奠浩的后背若无其事的走开。


 


Crime(犯罪/背德)


末无媚看着面前的恶人谷和浩气盟的计划,默默将他们互换掉了。


 


Crossover(混合同人)


天策在全职高手里是战斗法师吧……


 


Death(死亡)


不要用那个名字称呼我。


反正都结束了,谁在乎。


 


Fantasy(幻想)


末无媚在院子里种满军爷的须须。


秋天收获了很多军爷送到了藏剑卖了高价。


 


Fetish(恋物癖)


末无媚深沉的看着铜镜,不一会换了一个姿势。


 


First Time(第一次)


她慢慢勾起唇角,眼神是前所未有的专注。


 


Fluff(轻松)


“师兄,你骑着独轮车的样子真蠢。”


“你先从独轮车上下来再说我。”


 


Future Fic(未来)


哦,是了,这孩子,是来复仇的吗?


 


Horror(惊栗)


“李承恩大将军死在了西湖藏剑山庄……”


“马上风吗=  =。”


 


Humor(幽默)


末无媚把糖葫芦递向李奠浩,在对方感动的眼神中伸回手自己吃掉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我们非常的相像……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哪像,一样贫胸吗。”


 


Kinky(变态/怪癖)


末无媚着迷的看着手里的皇竹草,舔了舔嘴唇。


 


Parody(仿效)


末无媚看着新换的马具,真的好像骑着一头师兄哦。


 


Poetry(诗歌/韵文)


“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啊啊啊啊~”


 


Romance(浪漫)


末无媚凝重的开山开虎,只为了冲进去把妹妹想要的糕点买回来。


 


Sci-Fi(科幻)


“你新换坐骑了?”


“嗯,新款的兰博基尼里飞沙。”(啥)


 


Smut(情/色)


她眼眶深红,微微张开的红唇吐气如兰,轻盈缠绕。


 


Spiritual(心灵)


国……家,妹妹。


 


Suspense(悬念)


谢渊:“我已经知……”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帮年幼的自己剁完饺子馅,不得不赞一下自己刀工进步。


 


Tragedy(悲剧)


“——你这恶人谷的狗贼!!今天我要你为我一家三十七口和我师父偿命——!!”


 


Western(西部风格)


末无媚甩着鞭子喊的气贯长虹:“崽子们给我提神,丢了一头牛就给我睡猪棚去吧!”


 


Mary Sue【玛丽苏】


“你说,你说,你是不是勾引人家家的相公公了!”


“=  =我得是什么审美看上你相公……”


 


Gary Stu【男版玛丽苏——盖瑞苏?】


“小媚我知道你爱我爱得不可自拔——”


“我不想拔自己,只想拔你的头。”


 


OFC(Original Female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无媚!有新师妹你接一下!


 


OMC(Original Male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无媚,有新师弟你接一下!……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末无媚说:我去村子里看看。“然后再也没回来……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末无媚哭着抓住他的衣角。


 


UST(Unresolved SexualTension,未解决情欲)


末无媚舔舔下唇,不耐烦的的仰起了头。


 


PWP(Porn without Plot)


喘息弥漫在焚香的空气里,缠绕盘旋。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为什么我还是小矮子!!”


“这这这个呜哇哇不要打脸!”



评论

热度(4)

  1. 观奕雪蒿 转载了此文字
    面具是吃的。。。。花萝的真人同人甚萌!